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 三国最狂谋士是谁?他取笑诸葛亮排兵布阵,无视司马懿虎狼之师!

三国最狂谋士是谁?他取笑诸葛亮排兵布阵,无视司马懿虎狼之师!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20-06-08 / 点击:

文:立早闲人(白马晋一原创团队成员)

街亭之战,是马谡从幕后参谋走向幕前指挥,是论战与实战的切割线,是饱读兵书与活用兵法的差距感。可惜是,街亭之战,不仅成不了马谡的成名之作,反倒成之马谡的绝唱之战。街亭之战后,马谡成为继赵括第二个“纸上谈兵”的典型教材,并为自已的“言过其实”送上年仅三十九岁的生命。

在街亭之战,马谡不仅颠覆诸葛亮对街亭之战所预设的战略目标,还误判兵法对街亭之战所预想的大好局面。颠覆战略目标,只是为失败埋下伏笔;而误用兵书兵法,终究为失败奠定基础。马谡失街亭,不单单是战略不明、兵法照搬、预期未现,而是个人心态的无视,这才是更为致命的错误,这才是街亭大败的决定性因素。

《三国演义》中,马谡一到街亭,一见街亭地形,一进行战前准备时,其心态上的无视一连串出现三个,即其一,无视对手的标示。

街亭之战,马谡的对手,是张?,曹魏的五了良将之一;是司马懿,与诸葛亮“卧龙”齐名的“冢虎”。可是马谡到达街亭后,多次表现出对敌人的蔑视。最为明显,莫过于“三笑”。

第一笑,笑曰:“丞相何故多心也?量此山僻之处,魏兵如何敢来!”理论上是笑诸葛亮过于小心,事实上笑魏兵无力,视自己占先机;第二笑,大笑曰:“汝真女子之见!……若魏兵到来,吾教他片甲不回!”表面上是笑王平过于谨慎,实际上笑魏兵无用,视自己有远见;第三笑,大笑曰:“彼若有命,不来围山。”名义上是笑司马懿过于怯懦,实质上是笑魏兵无能,视自己有胆量。

马谡“三笑”,一下子笑出自己狂妄自大、刚愎自用、自以为是的人性弱点。这些弱点,恰是主将最为忌讳。司马懿、张?这类连诸葛亮都重视的强劲对手,却让马谡毫不在意。“骄兵必败”的伏笔自此埋下。

其二,无视上司的指示。

前去街亭时,在蜀汉第一次北伐的中军帐里,统帅诸葛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马谡和王平进行叮嘱“此地下寨必当要道之处,使贼兵急切不能偷过。”诸葛亮虽未亲临街亭,却能对兵法活学活用,因地制宜地制定出部署。初到街亭,查看地形地势后,马谡无视诸葛亮的明确指示,改变排兵布阵的要素,由要道驻扎防守改为山上安营进攻,从而被魏军掐断水源而围困山上,军心涣散,反被张?所破。“临时换阵”的后果甚是严重。

其三,无视搭档的警示。

在街亭部署时,副将王平针对马谡在山上安营扎寨所面临围困孤山及掐断水源两个误判及时提出了警示,即“今若弃此要路,屯兵于山上,倘魏兵骤至,四面围定,将何策保之?”和“今观此山,乃绝地也。若魏兵断我汲水之道,军士不战自乱矣。”王平的警示很明确、很具体、很严肃。然而,马谡一概置之不理,不仅不采用,还用“汝真女子之见”、“汝莫乱道”之类攻击性的语言训斥王平,更用“兵法曰”、“孙子曰”之类兵法名言加以拒绝,一味孤行。“将帅失和”的结局终究会走上不归路。

马谡在诸葛亮身边做参军期间,对诸葛亮的军事行动提了不少好建议,受到诸葛亮等人的赞赏,自然而然就心气高,目空一切。为此,马谡第一次担当主帅领军出征街亭,就有一种鲲鹏展翅九万里的雄心,一展自己的平生所学,为蜀汉立下万世之功。事已愿违,不世之功未建,反丢了街亭,而使诸葛亮前无所据而被迫撤回汉中,形势最好的第一次北伐就此失败。

笔者按:无视,指不放在眼里;根本不考虑。马谡,作为蜀汉街亭守卫战的主将,一离主帅,一上战场,就将自己目空一切的无视心态暴露无遗,无视对手、主帅和搭档,独断专行,终造成街亭之失,北伐之败。正所谓:水深不响,水响不深。



Power by DedeCms